夜明珠开奖网_自信的缅甸人和蒲甘的佛塔

2020-01-04 09:39:43

夜明珠开奖网_自信的缅甸人和蒲甘的佛塔

夜明珠开奖网,【导语】不写枯燥攻略,只给你精彩故事。欢迎关注“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全中国最会讲“故事”的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现在时"《我的一百万种人生》第一季-

【前文回顾】

现在时103|“天堂”仰光,我和两个日本男孩之间的小秘密

【今日正文】

4、自信的缅甸人和蒲甘的佛塔

在仰光那几天,我和日本朋友浅井一起乘坐当地简陋的绕城小火车,在四面透风的车厢里尝试用树叶包裹的特殊小吃,给满脸涂着黄香楝粉的小朋友拍照,一起去满是中国货的当地超市逛街,挑选缅甸传统服饰包装自己,还一起在当地电影院里看了场没有字幕也听不懂对白的缅甸电影,并流连在电影院旁被拆迁的建筑废墟里。我们似乎没做什么特殊的旅行安排,却总是玩得不亦乐乎。

我渐渐地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仰光这座城市,对于只有两周时间的缅甸旅行,我竟奢侈地“浪费”了整整一个星期在这里。我开始熟悉仰光燥热烦闷的天气,熟悉这里乐观开朗的人民,熟悉这里像早年刚改革开放的中国一样充满活力的生机勃勃,原先关于这个国家的负面印象早已烟消云散。

“你好。”记得有一次,我站在公交站台时,一个陌生的缅甸中年男子突然上前跟我搭讪,他伸出手来,英语口音还不错。

“你……好……”保持警觉的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略带犹豫地回应道,并跟他握了手。

“请问,你来自哪里?”中年男子彬彬有礼,看起来不像坏人。

“中国。”我回答。

“哦,中国,好地方啊。”中年男子眉开眼笑,“欢迎你来缅甸!”

“谢谢。”

“你知道昂山素季吗?”

“知道。”

“以前我们的国家不太好,但如今正在越变越好,你也看到了,希望你回去能告诉身边的朋友。”中年男子满脸真诚。

“好,我一定会。”中年男子听完我的表态,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去。原来,他既不是骗子,也不是销售,他就是一个热心的缅甸公民,看见外国游客想热情地推荐一下自己所喜爱的祖国。或许,缅甸是还比我们国家落后,但什么时候,我们的同胞可以这样充满自信地在中国的街头对陌生的外国游客自信而从容地推介自己的祖国呢?

每到夜晚,浅井都喜欢拉我在小客栈楼下的小酒馆里喝啤酒,他告诉我,他要在缅甸把啤酒喝个够,因为日本的啤酒卖太贵,他都不敢放开喝。

绿色的小酒馆泛着微微的光,里面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奇形怪状的旅行者,大家聚在一起,用五花八门的语言叽里呱啦地聊天,像个临时的乌托邦一样各自分享着故事与接下来的旅行计划。

“你还打算在仰光呆多久?”浅井抿了一口啤酒,眯着小眼睛问我。

“不知道啊,我都不想走了。”旅行多了,我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懒。明天浅井就要去茵莱湖,但我对自然风光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想去“万塔之城”蒲甘,可是出发的动力并没有太强,我甚至想着,干脆学伊藤呆在仰光一动不动就好了。

“蒲甘好啊!我也要去蒲甘!”浅井是个极其容易惊讶和激动的家伙,他开始像念咒语一样鼓励我,“蒲甘你一定要去,一定要去啊!拜托,拜托!”

缅甸基础建设不佳,从仰光去蒲甘最好的交通方式竟是坐通宵长途大巴,想想缅甸的各种有限的条件,我这把老骨头颠簸一宿去蒲甘岂不得散架?这恐怕也是我迟迟下不定决心离开仰光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让人惊喜的是,缅甸的通宵长途大巴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崭新的汽车开着强劲的冷气,宽敞的皮质座椅柔软舒适,放下来几乎可以平躺,前后距离非常宽,我这个一米八五的大高个坐进去丝毫不局促,每辆车上都配有专门的服务小姐,跟空姐的职能差不多,端茶倒水,还能递送毛毯,跟我之前在仰光市区内看到的那种只剩骨架的日本捐献的公交车形成鲜明对比。

缅甸的高速公路很少,大巴开得不快,路面稍有颠簸,倒也适合睡觉,我没过多久就睡沉了,可是还没过几个小时,我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睁眼一看,外面一片灯火辉煌的建筑物,像是什么娱乐城的模样,霓虹闪烁,歌舞升平,车上的人正在依次下车,我心里嘀咕,难道这么快就到了?

我没头没脑地跟随大家一起下了车,发现附近还停了好多类似的长途大巴,这才反应过来,是到了服务站休息。

这服务站未免太酷了吧?有餐厅、有咖啡馆、有酒吧还有舞厅,比中国那些卖着粽子、玉米,超市巨贵,厕所恶臭的服务站可好多了啊。果然, 生活在热带地区的东南亚人民比我们懂得享受生活啊,这一宿的大巴车可一点都不感觉难受。

凌晨时分,我们抵达蒲甘,天刚蒙蒙亮,这座小镇还一片沉寂,新的老问题又来了,住哪儿呢?我四下张望一番,一眼就发现几个跟我差不多装扮的背包客,于是我结识了我的新室友马克,一个英国小伙子。

这个时节的蒲甘居然人满为患,我和马克一边走一边找,终于在一家路边的小旅馆找到一个仅剩的房间,是老板用车库改装而成的临时客房。

“酷!”明明简陋得很,马克却喜欢得不得了,旅行者的乐趣原来就是如此简单而纯粹,物质的丰贫不再是唯一衡量标准。

虽然长途大巴很舒服,但毕竟睡得不好,我和马克上床补了一觉,醒来就已经下午了。

马克是那种“游戏人间”的嬉皮士,来蒲甘看佛塔?未免也太俗了!因为对他而言,旅行就是醒了喝酒,醉了睡觉,其他事情都是扯淡。

我出门找到当地一家传统的缅甸餐厅解决了晚饭,便宜又丰盛,一小份牛肉咖喱加米饭,附赠十几道免费小菜,搭配浓浓怀旧风格的装修环境,自己都感觉太奢侈了点。

晚饭后回到小旅馆已经天黑,遇见马克,被他硬拉到隔壁的酒吧去喝酒,不知他在哪认识了一群当地的缅甸小伙子,吊儿郎当的样子看起来还挺可怕。马克教我们玩一种英国的扑克游戏,大家拼酒喝,不知不觉我就喝晕了,本来以为没啥,想着趴趴就好,结果一趴就开始吐,止都止不住,马克见状,赶紧将我搀扶回房间。

通常我酒量不会这么差啊,这是怎么回事?然后,我就突然开始想念仰光了。

第二天又睡到了下午,我租了辆自行车去佛塔看日落,实际上已经兴趣缺缺,可是既然都来了,权当完成个任务吧。

佛塔数量真多,远远望去,像一粒粒棋子散落在无垠的旷野中,我眼花缭乱,分不清哪座佛塔是哪座佛塔,也不想去分清,其中几座似乎比较出名,游人们像蚂蚁一样进进出出、爬上爬下(据说现在蒲甘的佛塔已经不让游人爬上去了,那时候还是可以的),我刻意避开热闹的地方,独自骑车向更深处而去,找到一座不知名的被大家忽略了的大佛塔,爬上去,坐在塔沿,晃着两条腿,就那么呆呆地等着太阳落了下去。

那一刻的地平线,确实很美,却也美得抓不住、摸不透。

当我从佛塔景区出来时,在另一群同样推着自行车的年轻人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当我确定是那个人后,便兴奋地叫起来:“嘿!浅井!”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